快速赛车500期走势|快速赛车500期走势图
您好!歡迎訪問法援在線!
立即注冊
熱線電話
全國首家-法律援助公益平臺
一站式解決您的法律問題
新聞  文章  律師  咨詢 

刑事部分判決無罪附帶民事部分仍應賠償


發布于:2015-06-23    來源:法援在線

2010年3月12日上午,被告人徐某某在自家屋內煮飯,因一些生活瑣事被害人崔某產有過過節,崔某路過徐某某家門前時,看見徐某某,便大罵徐某某,徐某某聽見后也走到門外與崔某對罵,有好多鄰居聞訊趕來勸架,徐某某氣不過撿起身邊一根木根朝崔某頭打去,崔某用手擋了一下,木棍落在了崔某有手腕上,隨即,徐某某的木棍被勸架的鄰居拿掉,將并將兩人分開。崔某當天在被告人家屬陪同下去了鄉鎮的醫院拍片,顯示崔某手腕沒有骨折。3月28日,崔某覺得有手腕疼痛難忍,并伴有腫狀,遂去醫院拍片檢查,結果為右手腕骨折,經鑒定為輕傷乙級。案發后,崔某住院治療15天,評定為十級傷殘,造成經濟損失5萬余元。對于被害人崔某輕傷乙級的損害結果與徐某某打架斗是否有因果關系,鑒定結論表述為不排除有因果關系。

【分歧】

對于本案的處理存在二種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本案中被害人崔某輕傷乙級的損害后果是否為被告人徐某某所致,缺乏充分的證據證實,不能認定,應認定被告人徐某某無罪,并駁回被害人崔某要求被告人徐某某賠償的訴訟要求,由其另行提起民事訴訟。

第二種意見認為,被害人崔某3月12日與被告人徐某某發生糾紛,當天拍片沒有問題,3月28日再去醫院拍片檢查時發現右手腕骨折,并被鑒定為輕傷乙級。對于3月28日輕傷甲級的傷害結果與3月12日的毆打是否有因果關系,鑒定結論并沒有給出明確的意見。3月12日至3月28日,被害人崔某是否有自傷,或者做事過程中遇到其他傷害的情況不清楚,也無法證實,因此,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3月28日崔某輕傷乙級的損害結果與3月12日徐某某的毆打有因果關系,沒有達到刑事訴訟要求的排除一切合理懷疑,其結論是唯一的證明標準,本著“疑罪從無”的原則,被告人徐某某在本案中不構成犯罪,但其對被害人崔某造成的經濟損失,因徐某某不能舉證證明崔某有自傷、他傷的行為,被害人崔某所舉證據優于徐某某所舉證據,根據民事訴訟優勢證據的證明標準,被告人徐某某應對被害人崔某的經濟損失予以賠償。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本案爭議焦點在于刑事部分認定被告人無罪、民事部分要求賠償是否存在矛盾?筆者認為兩者不存在矛盾。理由如下:

第一,刑事和民事兩者證明標準不同。我國刑事訴訟法對證明標準做出了明確規定,即“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1、據以定案的每個證據都已查證屬實;2、每個證據必須和待查的犯罪事實之間存在客觀聯系,具有證明力;3、屬于犯罪構成各要件的事實均有相應的證據加以證明;4、所有證據在總體上已足以對所要證明的犯罪事實得出確定無疑的結論,即排除其他一切可能性而得出的唯一結論。我國民事訴訟在訴訟目的、后果性質、主體的舉證能力等方面與刑事訴訟有顯著區別,因而實行不同于刑事訴訟的證明標準。2002年4月1日開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該規定第六十三條規定 “人民法院應當以證據能夠證明的案件事實為依據依法作出裁判”,第七十三條規定“雙方當事人對同一事實分別舉出相反的證據,但都沒有足夠的依據否定對方證據,人民法院應當結合案件情況,判斷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是否明顯大于另一方提供證據的證明力,并對證明較大的證據予以確認。因證據的證明力無法判斷導致爭議事難以認定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舉證責任分配的規則作出裁判”。確定了民事訴訟中適用“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

所謂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是將蓋然性占優勢的認識手段運用于民事審判中,在證據對待證事實的證明無法達到確實充分的情況下,如果一方當事人提出的證據已經證明該事實其有以下特征:

(1)高度蓋然性規則證明標準是最低限度、非普遍的標準

其以舉證規則為前置,無論一般規則,還是舉證轉移、倒置等其它情形,雙方當事人均必須承擔作為舉證主體相應的舉證責任。違反此定律,盲目舉證或就舉證主體不履行訴訟義務,是不會產生法律意義上的證明力效果,更會使高度蓋然性證明標準失去基礎。法官不能由此惟高度蓋然性規則是瞻放棄一般證明標準。所以只有當案件的待證事實真偽不明時,雙方當事人就各自主張所供證據產生的證明力發生沖突,單純借助于一方的證明在一定程度上均可形成一定的通念,使人感覺或左或右致無法達到法律意義上法律真實的目的,而在此一般性的證明規則無法施展其應有的法律效果,適用高度蓋然性標準就顯得尤為必要了。長期的審判實踐中,由于案件復雜程度、當事人舉證難易程度、法官的業務素質、邏輯推理能力、經驗技能、駕馭庭審的手段等存在差異,法官在審理個案獨立判斷時,難以形成統一的內心確信,從而導致同類性質的案件產生不同的裁量結果,由此極大影響法律的嚴肅性、完整性、唯一性。鑒于此,為填補民事訴訟程序理論與實踐的雙重空白點,高度蓋然性標準作為證據規則的特例有其存在的意義。當然,高度蓋然性規則的非普遍性還表現在不適用自認規則的身份關系的婚姻家庭糾紛,此類案件必須適用直接證據證明標準。

(2)高度蓋然性規則是以證據證明力優劣引導法官判斷動向的標準

因為每次訴訟最終結果必然有一個“定數”,這是法律禁止拒絕、回避裁判所嚴格要求的。根據民事訴訟不告不理的原則,既然涉訟,必然涉訴(主張),而主宰主張是由當事人自己意志左右的訴訟行為實施的,支持主張的證明力系由證據的三要素:合法性、相關性、真實性決定的。一個案件最終定論的裁判必須建立在強大的證明力基礎上,方才做到于法有據,以理服人。高度蓋然性規則的法律原理亦如此,只是操作程序更為復雜:當針對爭議焦點的證明力發生抗衡時,決定裁判結果的證據產生令人信服的高度蓋然率,進而優勝劣敗,法官采信與優勢地位的證明而確認相對應的事實。綜上所述,民事證明標準在證明程度上要輕于刑事證明標準,在刑事中不予認定為犯罪的行為,在民事侵權的訴訟中有可能被判處承擔民事責任,這乃是不同證明標準適用于刑事和民事司法實踐的結果。

第二,刑事訴訟和民事訴訟的目的不同。在刑事訴訟中,之所以采取“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嚴格證明標準,是因為刑事訴訟是檢察機關代表國家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責任,控辯雙方并不是平等的主體,相對于犯罪嫌疑人而言檢察機關處于強勢的地位,在取證等方面處于更有利的位置,而且刑事訟訴涉及公民生命權、人身自由權和財產權的剝奪,所以刑事訴訟必須十分慎重地行事,不論在認定事實,還是適用法律上都應當堅持高標準、嚴要求,因此刑事訟訴采取如此嚴格的證明標準。但是我們注意到,刑事訟訴中,并不是所有問題的認定都如此嚴格。民事訴訟涉及的雙方當事人是平等主體,雙方在各方面都處于較為平等的地位,其提供證據的能力也大體相同。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民事證明采用“高度蓋然性”的標準更加符合民事訴訟的性質,以及雙方當事人的利益。

第三,附帶民事訴訟既有獨立性。獨立性表現為其實質上忍讓是一種民事訴訟,在適用法律上都要遵循民法和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因此審理附帶民事訴訟應當適用民事訴訟的證明標準,而不能以刑事訴訟標準代替民事訴訟標準。根據《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二條附帶民事訴訟應當同刑事案件一并審判,只有為了防止刑事案件審判的過分遲延,才可以在刑事案件審判后,由同一審判組織繼續審理附帶民事訴訟。附帶民事訴訟與刑事部分必須一同處理,減輕當事人的訴累。

本案中,被害人崔某3月12日被徐某某毆打,手腕一直有痛,當天去拍片沒有問題,而3月28日去醫院拍片檢查,傷情被評定為輕傷乙級。3月28日崔某輕傷乙級的損害后果與3月12日的徐某某的毆打行為是否有因果關系,鑒定意見認為不能排除有因果關系,即現有鑒定意見不能得出3月12日至3月28期間被害人崔某是否還有其他傷害行為,無法證實,也無法排除。即崔某輕傷乙級的損害后果與徐某某的毆打行為是否有因果關系沒有充分證據證明,沒有達到刑事訴訟要求的排除一切合理懷疑,得出唯一結論的證明標準,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疑罪從無”的原則,應認定徐某某無罪。但在民事賠償部份,被告人徐某某3月12日毆打被害人崔某的頭部,被害人崔某3月28日疼痛,去醫院,根據民事訴訟中誰中張誰舉證的舉證責任,被害人崔某提供了被徐某某打傷及造成經濟損失的證據,但被告人徐某某未提供證據證實被害人崔某在3月12日至3月28日期間是否還有其它傷害,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被害人崔某所舉證據的證明力明顯大于被告人徐某某所提供的證據,達到了民事訴訟中高度蓋然性的證明標準,應認定被害人損害結果與徐某某的損害行為有較大可能性,判令被告人徐某某賠償被害人崔某的經濟損失。

(本資訊由法援在線編輯發布,轉載請注明,并鏈回本頁)


山東省濟南市律師推薦
新聞動態
熱線電話
Copyright © 2014 lawonline.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法援在線 © 版權所有 客服電話:0531-67809772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地址:山東省濟南市高新區新濼大街2008號銀荷大廈C座702    
中國互聯網協會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網絡110報警服務 可信網站
快速赛车500期走势 36o彩票开奖下载 pt电子游戏官网有哪些 福建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百灵百人牛牛经典版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可以提现看牌抢庄牛牛 足球单双玩法技巧 免费金币二八杠游戏下载 江苏骰宝是官方的吗 捕鱼游戏赢现金